感谢你告诉我关于这世界的美好

  • A+
所属分类:【婚姻】

阿呆是只肥猫。我每每拎起它的后颈,和它幽深的猫眼对视一分钟,它总会无辜地瞅瞅我,懒懒打个哈欠,四肢下垂,开始打盹。

即使它刚刚偷吃了我的一包鱼干。

我很无奈地坐下,抱着它,开始挠着它的脖子,阿呆舒服地眯起眼。

细细算来,我捡到它也已经有七年了。

那时,我近乎狂热的想养一只暹罗猫,觉得那样美得近乎梦幻的一双蓝色水晶般剔透的眸子,简直就是造物主的伟大杰作。

我说服了父母,准备什么时候一起去看猫。

放学路上,臭气熏天的露天垃圾场是必经之路。我被突然从脚下窜出来的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吸引住了目光。

目光再向下移一移,对上一双可怜又纯净的猫眼。我想,大概是那时候都被这猫给骗了,因为,它的眼睛一直都是这样,纯净,无辜,看着就心生怜意。

它趴在我脚边,小心翼翼地尝试着把爪子搭在我的脚上,轻轻叫唤了一声,声音软糯,像个认生的小孩试图和陌生的大人搭话一样。

我顿时觉得受宠若惊,轻轻蹲下来,怕惊跑了这个小家伙。

它稍微往后退了退,但还是忍住了想要逃跑的冲动。我把手中的糯米团递给它。它有点呆呆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团子,终于,探出爪子迅速拨了过来,低头,开始狼吞虎咽。

我瞥见它背上的毛,有几块爪痕,毛色暗淡,触手摸去,能摸到细瘦的肋骨。

它吃完了,蹭蹭我的手,向垃圾桶跑去。

“哎!”我急忙喊。

猫仔停下来回头看看我,眼睛幽深。

“要不要跟我走,我养你?”我说。我很快意识到我犯了什么神经病,它怎么能听懂我的话呢?

果然,它头也不回就跑了。

我郁闷地回家了。

再后来,我天天都会在学校门口买上几个糯米团子,它也会如约而至。我们中似乎已经达成了一个默契。

我都是默默地看着它吃完,它也允许我摸摸它,就像是公平的交易。

不可否认,它并不是很好看,但是我很喜欢它。

看它小小猫龄,在外讨生活极不容易,有个想法就在我内心萌发。

有一天,我看它吃完团子,便把它抱起来,它也没有反抗,就这么被我带回了家。

妈妈从厨房出来,看见我怀里脏兮兮的猫,吓了一跳。

我说:“我要养它,它好可怜的。”

妈妈的眉头皱了又皱,终于,挥挥手,“去吧去吧!赶快把它洗洗,还有你!”

她想了想,“那就不养暹罗了吧?养一只也老贵。”

我垂头,“好吧。”然后,我看看似乎不明所以的猫仔,和它对视三秒钟,“你就叫阿呆吧,就这么定了!”然后拎着它去洗漱。

阿呆就此在我家扎根。

话说阿呆开始其实也很乖,但是有点内向,所以我不停地在培养它成为一只萌萌哒的性格开朗的活泼猫咪。

在我的不懈努力下,阿呆的确变活泼了,经常拽着家里人撒娇,所有人都纵容着它。

阿呆一天天补回来,毛长齐全了,以前什一块浅一块的痕迹也不太能看出来了,毛色油亮,圆滚滚的看着很讨喜。我把它放在头顶,它也不挣扎,惬意地趴在那里。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它柔软的肚皮中,心脏在轻轻跳动。

这是一个可爱又鲜活的生命。我恍然发觉,生命是这样美好。

我再次把现在已经肥得把大眼睛挤成一条缝的阿呆从脑袋上拎下来。

“阿呆,我脖子要断啦!”我十分严肃地看着它。

阿呆给了我一个白眼,悠然跳上了我的桌子,趾高气昂踏着我的键盘跳了一曲探戈。

然后我的文档被它打得乱七八糟,它就被我抓住,狠狠蹂躏一番,栽进大大的软枕里,只剩下一条尾巴在外招摇抗议。

我和阿呆是什么时候这样坦诚相待的呢?

两年前,秋天的夜里,我关得死死的房间还是被屋外的争吵声侵入。

我咬着被角压抑着哭泣声。

父母要离婚了,我顿觉我是一个多余人,放在哪里都是多余的。

就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孤独感将我重重淹没,紧紧裹着被子,也觉得冷到彻骨。

不是身子冷,是心寒。

我觉得有个毛茸茸的东西在紧贴着我,一双猫眼在黑夜中格外明亮。

阿呆凑过来,轻轻舔我满是泪珠的脸,拱拱我的脖子。

我抱着阿呆放声大哭。把我的郁闷,委屈,愤懑都宣泄出来。阿呆不会说话,但它一直在蹭我的脸,即使是我的眼泪把它干燥的毛都濡湿了。只有它陪伴着我,即使它可能不知道我为什么哭。

阿呆现在已经是上了年纪的老猫了,不能像以前那样可以在我怀里随意蹦跳玩闹了。

看着它眯着眼,毛发在阳光下镀上浅浅的金色光芒。

看这岁月静好,我想说,谢谢上天把你送给我,感谢你告诉我,关于这世界上一切的美好。

  • 【微信钱包】
  • 赞助支持
  • weinxin
  • 【支付宝】
  • 赞助支持
  • weinxin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