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布书袋,老布鞋

  • A+
所属分类:[作文]

我的大学是在曲阜师范大学浓密的树荫下走过的。

不必说曲园内敛、淡定的文化底蕴,单是想起中文系那栋质朴、醇厚的教学楼、红砖老地理楼前孤傲的广玉兰、翠华园的鸟儿们在静夜里的起飞声……我的心里也会蒙上一层薄雾。然而,最让我牵挂、惦念的还是一位位可爱可敬的老师们。最近看训诂学的书籍,总是会想起拎着帆布书袋、穿着老布鞋、眼中满是神采的孙永选老师。

我读书时,电脑手机没有普及,书信是亲朋交流的最重要途径。周一早上,我抱着一本《训诂学纲要》去上书的作者,古代汉语导师级人物孙永选教授的课,路上还要去趟收发室拿班里同学们的信件。

进了偌大的教学楼,我只知道四楼是我们的教室,其余的地方,简直就满是机关哪!这收发室到底藏在哪里呢?一个身材瘦削、赤脚穿千层底老布鞋的老者,拎着一个藏青色的帆布袋子地从我身边经过。黑,瘦,脸上虽无笑意,却让人觉得很和气。“哎!哎!老师傅——”我像抓住稻草的落水者,一下子跨到老者前面:“老师傅,麻烦你!您知道收发室在哪里吗?”老者一愣,停下脚步,看着我满是问号的脸,又瞥了一眼我怀里的书,笑了,说:“你跟我来吧。”

我跟在老师傅身后,连连道谢。这位师傅可能就是收发室的吧,真幸运啊!从背后打量他,虽然身材单薄,可是一点不显得孱弱,反倒是精神矍铄;步子很快,但每一步都走得沉稳自信。连收发室的老大爷都这么有修养。不愧是中文系啊!

转眼上了二楼,楼梯口一个小房间就是收发室。里面有位忙碌的白净青年正在给书信分类。我还没来得及问话,却见他抬起头看向老者:“孙教授!你怎么自己来拿信呢?我正想等您下课后,给您送过去呢?”

什么?什么?孙教授?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个老校工难道是教授?他一点儿也不高冷,不严肃,哪儿像教授啊!

“这个是大一新生,急着领信,不知道地方。”被叫作孙教授的老者一边说一边把自己帆布包里的东西拿出来:一本厚厚的稿纸,满满的字;一本《训诂学纲要》,上面别着一支钢笔。随手把布袋递给我:“给你这个。一周的信,你两只手是拿不了的,可能要上百封呢。用这个吧!一会儿发完了,下课后再给我就行。你不是要去上我的课吗?我就是孙永选。”我瞬间石化……

孙永选教授,是曲阜师范大学首批重点岗位人员、中文系汉语教研室主任、汉语言文字学硕士点学科负责人、山东省语言学会常务理事,著作等身。曲园中文系的导师、才子个个不凡,可是我最难忘、最惦念的还是那个提着帆布书袋、赤脚穿老布鞋、淡泊世俗、真正沉下心来做学问的,我们的孙永选老师……

不是教师节到了才想您,而是这一天特别想您!

济宁学院附属小学四年级七班颜乐萱家长

作者:地主家蜜罐子

  • 【微信钱包】
  • 赞助支持
  • weinxin
  • 【支付宝】
  • 赞助支持
  • weinxin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