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要我写她

  • A+
所属分类:【情感】

她让我写她,在某一个深夜。

将记忆展开,仔细的搜寻,却没多少她;同样,她的心上,大概我也只是个朦胧的影子。  平淡的相识,没有激动;平淡的离别,没有悲伤。

世界上的缘分无非就是一场意外。陌生在彼此的生命,忽然你看了我一眼,然后我说了一句话,大概是你好之类。这个时候,两个生命便有了交集,也许就只限于那一句你好,也许就只有一个对望的眼神。可是,已然相遇。

我想不起第一次遇见她,大概是某个带着睡意的凌晨和一群人站在校园角落等待跑操的沉闷时光里。几个讨厌的声音此起披伏,“别说话“,”站好“。明明无事却还不断在制造噪音,以证明自己的存在,我早就听得恶心,这便是所谓的体育部了。不知是哪一次,我带着满心的不懈偶然的一瞥,就看见了她。然后我就扭过头,因为我恶心,不为别的,因为讨厌所谓的某某部。

心想着,又是一个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人,美其名曰“锻炼“,实则那做作的言行不单是让人觉得厌烦,更毁了自己,给自己贴上一个死板的标签,自以为就是体制里的人了,锻炼了什么?不过是活在套子里的人。装,但是装不像,就是可笑了。

生活平淡的像毫无波澜的水,每天在学校这个时而平面又时而立体的空间里规律的挪移。我常看见她,常常擦肩而过,谁都没有说话,于是又常常看见她,又常常擦肩而过。

我站在七楼的窗台,望着窗外被夕阳染红的空旷校园。像一个定格的温馨电影画面,这时候,她忽然切进来,一身牛仔,挎着背包,身体有些前倾的踏着青石板路独自慢慢向前走去,渐行渐远。我不了解她,但那一刻,我感觉到她是孤独的。

大学是一个巨大的熔炉,将来人囚禁两年多的时光,有人被烧化了,经过一阵扭曲变形,最终重塑成游刃有余的模样。有人身上,心上,覆着过往不为人知的厚厚的寒霜,仍旧自我的活着,不为所动。很多时候我嬉笑怒骂,但其实内心其实是归属于后者。

孤独是一种磁场,孤独的心会更容易感受到孤独的人。就像人群里,我看见她,无需言语,只是遥遥的你体会着,我感知着。

相识也许就是由此开始,无需计较是否真实,真实不一定是回忆,回忆才是真实。在我的回忆里,我只能是那个站在七楼望向窗外的人,她也只能是那个偶然路过我眼中的人。直到我感受到她,感受到她的孤独,她走出了我的眼,却留在我的心里。这一切无关爱情。好像你看见一本展开的书,你不读它,它只是一本展开的书,就像无数你曾看过的场景。而如果你读了它,并且思考了,那么它就在你的记忆中成了唯一的某处。路过你生命的人也同样如此。

后来,我和她开始彼此打个招呼了。阳光底下,我看见她脸上淡淡的雀斑,我听见她带些孩子气的娇弱声音,闻见她身上少女的幽香。她不算漂亮,也不算很可爱,但我对她萌生了些温暖感情,是因为从她身上看见一些已经去世的小姨的影子吗,或者别的?我没仔细想过。

记忆中的平淡的离别之前,我给她发短信。

“我想跟你谈恋爱”。

“我有男朋友了”,她回复。

我不难过,因为动机大多不是因为爱情。

我不再提,因为我的骄傲绝不会让我说第二次。

有些缘分能相伴一生,有些最好止步于此,不然“多情”怎能伤人?

我离开的时候没看见她,因为没有想起来。我想她看不见我的时候可能会想起我,因为我追过她。

直到QQ面板上彼此的头像亮起,又像是一场初遇,交流彼此熟悉又陌生的消息。

岁月流过去,也许她也像我一样懂得人生相遇的不易。我猜想。

  • 【微信钱包】
  • 赞助支持
  • weinxin
  • 【支付宝】
  • 赞助支持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