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三甲医院洗涤厂:带血床单手术服混洗遭污染

  • 3
  • 55 views
  • A+
所属分类:见闻

按照《医院医用织物洗涤消毒技术规范》,作为医疗单位的布草,需在专用区域和设备上分类清洗,并严格进行消毒处理,但江西南昌20多家医院的床单、病号服、手术服等医用布草,在洗涤承包企业的清洗过程中,出现混洗、未严格高温消毒等情况。

近日,新京报记者对江西南昌市两家医疗布草洗涤企业进行卧底调查,发现有洗涤厂为了提高效率,使用工业洗涤剂清洗医疗布草,也无严格的高温消毒环节。此外,一些儿科医用布草被夹杂在成人医疗布草中混洗,带血的医用布草与其他患者衣物和床单进行混洗。有洗涤厂员工坦言,他们所谓的分类洗涤,只是把医院分开,不分科室,不分洗衣设备。

江西省洗涤行业协会会长付俊伟表示,根据今年5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制定的《医疗消毒供应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提供医疗布草洗涤服务的公司应属于医疗消毒供应中心,将手术衣、手术盖单等可阻水、阻菌、透气,可穿戴、可折叠的医用布草作为医疗器械进行管理,在洗涤时必须满足清洗、消毒、干燥、检查、折叠、包装、灭菌、储存等条件才能投放医院进行使用。此外,作为为医疗机构提供服务的消毒供应机构,医疗布草洗涤企业应当于2019年6月1日前完成相应调整,并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揭秘”三甲医院洗涤厂:带血床单手术服混洗遭污染

11月30日,南昌市丰源洗衣中心内,工人们正将堆放在地面的江西省儿童医院婴儿医用布草进行折叠打包。现场环境脏乱,婴儿布草在洗涤烘干后被随意堆放在地面。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两洗涤厂承揽多家医院布草洗涤

11月24日上午11时左右,一辆车身印有“南昌市洗涤行业协会”字样的厢式货车,停在了江西省儿童医院住院部门口,车上下来的中年男子身穿白色大褂,戴着口罩,随后打开车厢,将车厢内的布草交给医院里的三名工作人员运走。

这些布草被分送到住院部一楼和二楼的布草间,一名医院工作人员称,这些都是洗涤厂洗干净送过来的手术服、患者床单、被套和婴儿的医用衣物。

随后,工作人员又将堆放在各处的脏布草运到楼下,装进货车。记者注意到,一些婴儿医用布草、床单和医生的手术服等混装在一起,这些布草随后被送到位于东湖区扬子洲镇南洲村的南昌市扬子洲丰源洗衣中心。

该洗衣中心一名员工称,除了承接江西省儿童医院的布草清洗业务,还承接解放军第九四医院、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等一共12家医院的布草洗涤业务。

南昌洗涤行业一名知情人士称,在南昌除了丰源洗衣中心,另一家名为顺达洗涤服务中心的洗涤厂,也承接了多家医院的布草洗涤业务。

11月27日上午,记者在江西省人民医院住院部北楼,见到了来运送布草的顺达洗涤服务中心的货车。新京报记者现场观察发现,工作人员将脏布草放入车厢内时,一些布草被扔在地板上,车厢内也存在各科室布草混放的情况。

货车装载后,回到位于南昌市新建区长陵工业园内的顺达洗涤服务中心。据该中心一名员工称,他们承接了“南大一附院”、“江西省人民医院”、“南昌市第一医院”、“江西省精神病医院”等13家医院的清洗业务。

据全国企业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南昌市扬子洲丰源洗衣中心的法人代表是邓小宝;南昌市顺达洗涤服务中心的法人代表是裘伟光。

南昌市一名从事洗涤行业的知情人士向记者介绍,这两家洗涤厂承包了大部分南昌市内的三甲医院布草洗涤业务,“之所以能承包下来,还是老板的关系,”该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像顺达的老板就是以前南昌第一医院退休外科主任,他有很多医院的资源,要不然按照他公司那样的清洗环境和流程,不可能承包得下来”。

南昌市第一医院是南昌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属于三甲医院。新京报记者查询得知,裘伟光曾是该医院的主任医师,脑外科主任,急诊创伤中心主任。

“揭秘”三甲医院洗涤厂:带血床单手术服混洗遭污染

11月28日上午,顺达洗涤服务中心内,一名工人正将从医院收来的布草进行拆分,工作人员在拆分时,直接踩在布草堆里工作。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纱布、输液管等医疗废物混进洗衣机

11月29日,新京报记者进入顺达洗涤服务中心,成为一名洗涤工。

车间占地近千平米,车间内设有洗衣区、烘干区、折叠区,整个车间流水线工作。一些口罩、输液瓶等医疗废物夹杂在布草中,堆放在车间内的地面上。

张春兰是车间洗涤组的组长,她介绍,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是洗涤厂的大客户之一,此外还有江西省人民医院、江西省精神病医院等多个三甲医院。

“工人们以医院为单位,分别将布草放入机器清洗,算下来,一天要洗近百吨布草。”洗涤车间负责人熊玲介绍,洗涤厂上午七点半上班,下午五点半下班,每天都会有医院的脏布草送来进行清洗,“整个过程需要员工手动分类,按照颜色把布草分类清洗。”

11月29日上午8时左右,该中心专门运送布草的赣AE4656厢式货车驶入厂区,司机打开货厢,将货厢内杂乱的布草扔到地上。在卸布草的过程中,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这批布草印有“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字样,绿色的手术服和患者床单混在一起,一些布草带有大量血迹和粪便。

张春兰等人在卸货时,会将布草分拣出来,按照床单、被套、手术服分为三类。“像手术服那种绿色的布草要分出来单独洗,防止染色,”张春兰说,分拣好了后,就会把布草放在传送带上,送到洗衣机里面进行洗涤。

“会根据科室来分类吗?”新京报记者在分拣时问张春兰。

“不用。”

“带血的怎么办?”记者拿着一张床单递给张春兰。

张春兰捂着嘴,指着身后的地面,“先放这里,一会儿洗。”

记者在分拣过程中,发现很多布草都有大量血迹及药物残留,张春兰指示都堆放一起,放进小型洗衣机进行清洗。记者注意到,其中包含床单、病号服及医生手术服。

此外,一些带血的纱布及用过的输液管等医疗废物,有时也被混进洗衣机,跟布草一起混洗。

张春兰说,医用布草都是人工分拣,出现分拣不当是经常存在的事情,“医院那边要是发现没洗干净,就会退回来重洗。”

新京报记者卧底调查发现,洗涤厂在洗涤医用布草时,并未对布草进行严格消毒,而是不分科室进行混洗,也并非专机专洗。在洗涤、甩干、烘干、熨烫折叠四个流程中,所有布草均被杂乱堆放在地面。

“揭秘”三甲医院洗涤厂:带血床单手术服混洗遭污染

11月30日,新京报记者在丰源洗衣中心一堆已经洗好的手术室布草里,翻出一条输液管。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儿童用布草与成人用布草混洗

记者卧底丰源洗衣中心发现,其与顺达洗涤服务中心的操作流程一样。

丰源洗衣中心的一名洗涤工人王勇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公司承包了南昌市内12家医院的布草洗涤服务,每天要洗70多吨的布草”。王勇说洗涤的所有程序是“混洗、甩干、烘干、折叠、送货”。

和顺达洗涤服务中心一样,丰源洗衣中心内并没有按照医院的科室分类,而是以医院为单位进行混洗。王勇说,在车间内,十多个洗衣机同时运转,每个能洗涤近70公斤的衣物,洗涤时间只有5分钟。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大部分洗衣机内,绿色的手术室医用布草会和患者使用的床单、被套、枕套一起混洗。

因用推车运送,洗涤后的布草很容易掉在地上,一些医生的手术服和病房床单掉在地上被踩脏后,仍被直接烘干折叠。

在折叠区,布草被放在一张木桌上,有时放得太多,布草会掉在脏乱的地面上沾染污物。工人一般不会立即捡起来,而是等到木桌上的布草烘干折叠完后,才会捡起地上被污染的布草进行烘干折叠操作。

新京报记者观察发现,有时掉在地上的布草挡住了工人转身的步伐,还会被踢开,布草上甚至还有鞋印。

“医院的东西很脏,洗了也不干净。”折叠区一名工人与新京报记者交谈时说,“洗其实就是过了一遍热水”。在她工位上,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手术室的布草中,还有塑料输液管被包在洗后的手术服里。

丰源洗衣中心工作人员张慧贤介绍,在公司的12个医院客户中,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江西省儿童医院、解放军第九四医院的布草居多,“每个月利润就是200多万。”

记者注意到,儿童医院的儿童医用布草,也会跟成人用布草混洗。

根据我国现有的《洗染业管理办法》规定,医疗卫生单位的布草洗涤应在专门洗涤厂区、专机专洗,并严格对布草进行污染物分类清洗,婴儿所使用的医疗布草不应与成人患者布草进行混洗。

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医用纺织品洗涤专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郑永祥介绍,新生儿、婴儿的免疫力比较低,他们的皮肤都相对娇嫩敏感。在洗涤这一类织物时,为了保护婴幼儿的健康,洗涤企业在洗消工艺、卫生要求等多方面考虑得会更加慎重、周全,其相应的洗涤、消毒要求也会更高。如果企业将婴儿使用的织物和普通织物混洗,这可能会增加新生儿、婴儿过敏,甚至是致病的几率。

使用工业洗涤剂清洗医用布草

丰源洗衣中心负责布草洗涤的王勇向记者介绍,医疗布草的洗涤一般在5分钟左右,加上烘干、折叠的时间,一张布草洗涤时间不超过10分钟,因此,“早上送来的布草,最晚下午就能送回医院使用。”

王勇说,医疗布草种类相对复杂,在洗涤的时候会使用一些漂白剂对布草进行清洗。

在丰源洗衣中心的洗涤区内,新京报记者发现,在其洗衣机旁摆放着很多名为“超浓缩增白洗衣液”的洗涤用品。

从其外包装上的产品简介信息中可看到,“超浓缩增白洗衣液”,含有多种表面活性剂、软水剂、抗再沉积酶、增白剂、活性酶制剂等,对皮肤有轻度的刺激作用。

王勇对新京报记者说,这种洗涤剂碱性较强,“选择使用的原因还是由于成本低,这是属于工业用的洗涤剂,和家用的不能比。”而在洗涤剂的说明中明确要求,至少洗涤时间为10分钟,丰源洗衣中心却把时间缩短了一半,5分钟。

全国洗染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主任、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主任潘炜说,在对医疗布草洗涤时,高温消毒是必须经历的程序。潘炜介绍,“按照《医院医用织物洗涤消毒技术规范》推荐方法,医疗布草在洗涤过程中,应不少于30分钟的洗涤时间,热洗温度不低于70摄氏度。”添加含氯或季铵盐类消毒剂的化学消毒也是常见消毒方式,“针对感染性织物,还应先消毒后再洗涤。”

在丰源洗衣中心内,工作人员将洗好的医用布草堆放在地上进行折叠、打包。新京报记者在现场发现,工作人员在对江西省儿童医院的医疗布草进行折叠打包时,将婴儿使用的衣物随意堆放在地面上,没有隔板,也未进行消毒。

一名工作人员称,他们长期这样工作,所谓的消毒只是在洗衣机内加上84消毒液,没有高温消毒环节。

“揭秘”三甲医院洗涤厂:带血床单手术服混洗遭污染

11月30日,丰源洗衣中心内大量的手术布草堆在地上等待洗涤,一名身穿蓝色衣服的工人用脚踩着布草。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两家洗涤厂均未按招标要求清洗

在记者卧底暗访中,承包南昌二十多家医院的丰源洗衣中心和顺达洗涤服务中心,均出现混洗、混放,未经过严格消毒等情况。

医院对医疗布草洗涤的要求有哪些?这两家的洗涤程序符不符合相关要求?

江西省洗涤行业协会会长付俊伟向新京报记者介绍,按照医疗布草的洗涤要求,医院在向洗涤厂打包待洗布草时,应该按照污染物进行分类,将普通医疗布草和手术室布草分开,一些传染科室的布草也应该单独封存运送。然而,根据记者的调查,这两家洗涤厂在收取待洗布草时,并未按照要求操作。另外,这两家洗涤厂在对医疗布草洗涤时,没有进行严格的消毒,没有将布草进行仔细的污染物分类,卫生条件严重不达标。

新京报记者通过中国政府采购网、中国政府购买服务信息平台网,查询到2017年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布草洗涤服务采购公告,该公告不仅明确一年的费用为550万元,还对投标人提出了很多具体要求:厂房必须做到布局合理,分污染区、半污染区、洁净区,区域划分清楚并有明显的标志,防止洗净的布草受到二次污染;在布草收送中,医务人员污衣被(工作服、值班被服)与病人污衣被必须分开、分类、清点、收集并分袋独立密封包装,不得混放;在对工作人员的要求中提出,直接从事织物洗涤的工作人员上岗前必须进行一次健康体检和消毒卫生知识以及相关卫生标准的培训。

作为分别承包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顺达洗涤服务中心、丰源洗衣中心,新京报记者在卧底调查其公司期间发现,两家洗涤公司在实际操作中,均出现不符合上述要求的情况。

新京报记者从南昌市洗涤行业协会得知,丰源洗衣中心和顺达洗涤服务中心均为协会成员单位。根据“天眼查”查询得知,南昌市洗涤行业协会法人代表则是顺达洗涤服务中心的法人代表、原南昌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南昌市第一医院)的主任医师,脑外科主任,急诊创伤中心主任裘伟光。

江西省洗涤行业协会会长付俊伟表示,江西省内医院布草洗涤行业的现状,主要是一家洗涤厂对接一家或数家医院,承接了医疗布草洗涤的公司,不能洗涤其他行业的布草。“针对医院布草洗涤行业,目前没有明确的细则来做针对性管理,只是从卫生方面去约束洗涤厂洗涤医院布草时,要达到干净卫生,使医院布草不被污染的要求,但一些洗涤厂在实际洗涤过程中,存在二次污染的情况。”付俊伟称,协会对此也很气愤。

“揭秘”三甲医院洗涤厂:带血床单手术服混洗遭污染

11月29日,顺达洗涤服务中心内,一个带血的枕头被工人扔在地上的垃圾堆里等待洗涤,旁边还堆放了医生手术帽和输液管等医疗废物。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医疗布草洗涤将纳入医疗管控体系

我国对医疗布草洗涤行业并非没有管理措施。

2018年5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深化“放管服”改革激发医疗领域投资活力的通知》(国卫法制发〔2017〕43号),制定了《医疗消毒供应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

上述试行文件明确提出,各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应当将医疗消毒供应中心纳入当地医疗质量安全管理与控制体系。作为为医疗机构提供服务的消毒供应机构,应当于2019年6月1日前完成相应调整,并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付俊伟表示,洗涤厂作为为医院提供布草洗涤服务的公司,应归为医疗消毒供应中心,应满足医疗消毒供应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中提出的要求:应当设立去污区,检查、折叠、包装及灭菌区,无菌物品存放区及配送物流专区等。

“在医疗消毒供应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中,将手术衣、手术盖单等可阻水、阻菌、透气,可穿戴、可折叠的医用布草作为医疗器械进行管理,在洗涤时必须满足清洗、消毒、干燥、检查、折叠、包装、灭菌、储存等条件才能投放入医院进行使用。”付俊伟介绍,“因为现在处在过渡期,一些洗涤厂浑水摸鱼,造成医院布草二次污染。”

对于新规,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医用纺织品洗涤专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郑永祥介绍,新规出台后,将淘汰传统的医用纺织品,改用具有双向防护的织物,布草材质上会发生变化。“今后会把手术单巾作为医疗器械类进行管理”,郑永祥说,新规的发布将促使医疗洗涤行业升级,规范医疗消毒供应中心。

“作为一个医疗洗涤企业,生产应该达到卫生和消毒方面的要求,这是最基本的要求,”郑永祥表示,“离新规调整期结束还有半年左右,在这个过渡期内,企业也应该加强自律,并加速升级企业软硬件。”

(文中张春兰、王勇、熊玲、张慧贤均为化名)

来源/新京报

  • 【微信钱包】
  • 扫一扫
  • weinxin
  • 【支付宝】
  • 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3   其中:访客  3   博主  0

    • 贵安服贸 贵安服贸 1

      额 这么可怕吗

      • 红嘴鸭 红嘴鸭 1

        简直就是触目惊心

        • 惠帮帮 惠帮帮 1

          以后都不敢住酒店了